城璞公寓爆雷:拖欠员工工资 房东租客被当"韭菜"

  • 时间:
  • 浏览:62

分别去公安机关备案和劳动局仲裁后,董芳和诚普公寓的租客、员工除了等待,等待这个游戏被破解的可能性之外,似乎能做的不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长租公寓名单上加一个新成员,这次是广州城浦公寓。

9月17日,正在上班的郑静(化名)接到成宇公寓工作人员吴欢(化名)的通知:“我早上接到消息,我们公司破产了。请准备好租赁合同、转让记录等凭据。也请做好随时让房东上门的心理准备。最好去附近派出所备案报警,以免房东强行收房。”

陆续得到消息的租客和房东蜂拥至广州城浦公寓总部讨论意见,并按照公安部门的要求到附近派出所备案登记。吴欢和他的同事也是维权小组的成员。他们每个人都有几万元的工资,突然被告知“公司没钱,暂停运营。”

成浦公寓总部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76号R&F英龙广场21楼。9月18日上午,时代财经来到成浦公寓,办公室里只有三四名留守人员。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法人和高级管理人员前一天已经去公安机关配合调查。

城市公寓总部办公室,照片/刘新歌

“人在这里,公司不跑,就是没钱还给租客和房东。我们也在等公司想办法,这个月工资还没发。”

分别去公安机关备案和劳动局仲裁后,董芳和诚普公寓的租客、员工除了等待,等待这个游戏被破解的可能性之外,似乎能做的不多。

高收入,低租金,长收入,短支付

导致长期租赁公寓打雷的原因很多,但“高收入低租金”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共同原因,诚普公寓也是如此。

租客刘桦(化名)住在广州梅林海岸花园,租金4020元/月,诚普公寓向房东支付的租金为7600元/月。李琳(化名)住在R&F田亮明居,每月租金3510元,而成普公寓每月向房东支付5400元。

房东和房客都不知道自己收的房租和付的房租有什么区别。在成浦公寓总部,一个房东要求看成浦公寓和租客签订的租赁合同,被工作人员拒绝。前来登记备案的房东黄芳(化名)说:“我以为把它送给一个长期出租的公寓会节省我的心。我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它付给我的租金不是很高,略高于市场价,但我没想到他们会以这么低的价格租给房客,我震惊了。”

楼主和租客在经侦支队备案,照片/刘心阁

“高收入低租金”帮助成普公寓快速打开市场。根据天眼测量信息,广州诚普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20日。吴欢说,成普公司的业务真的是今年4月份开始的。成浦公寓副总裁刘国庆透露,目前广州约有620套房,其中约500套房已出租。

但也有房东表示,并没有利用“高收入”。“我们也是受害者,送免租期,给中介费,还包括物业费。”

时代财经得到了一份成浦公寓和房东之间的格式合同。本《资产委托管理服务合同》的相关规定规定,在委托期内,房东每年给予一定的免租期,承担物业费,并向诚普公寓支付服务费,金额为免租期内的租金和诚普公寓向租客收取的高于双方约定的租金。

成浦公寓在以“高收入低租金”的模式扩大规模的同时,也采用“长收入短支付”的模式来维持日常运营。吴欢告诉时代财经,成浦公寓与其租户签订的租赁合同是一年,而与其房东签订的合同基本上是三年以上的长期合同。根据时代财经的说法,房客一年的租金是一次性付清的,而成浦公寓则是按月向房东支付租金。

“长收短付”并没有让成普公寓的现金流滚滚而来,副总裁也无法向租客解释“钱到哪里去了”,甚至面临着被房东逼走的尴尬。根据他提供的过户记录,他住在太阳城的裕富公寓,因为成普公寓向房东交房租,房东要求他在本月25日前搬出。

留下一局“死棋”待解

据天空调查信息,广州诚普科技有限公司拥有Xi安诚普鱼枷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诚普佳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深圳诚普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诚普科技有限公司、烟台诚普科技有限公司五家全资公司.前两个是去年12月成立的,后三个是今年6月以后成立的。

除了上海城浦的法人郭培成之外,其他城市的城浦公寓法人都是曾洛,大部分都在今年8月份更换了郭培成为新法人。根据租客提供的证明资料,郭培成1995年出生于江西赣州。曾洛是租赁相关企业的法人、高级管理人员或股东。

工商信息显示,成立不到十个月的广州诚普,多次变更法人、股东、营业场所,但这些变更并未被外人察觉。今年8月,成宇公寓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也发文称“资本青睐,融资成功”。要“正式开始全面布局国内市场,以一线城市为轴辐射周边二线、准二线城市和地区,以沿海城市和中西部核心城市为基地连接全国。”

吴欢直到9月17日接到公司通知,才知道公司经营出了问题。“之前一切正常,每天还是要上报当天的行程,更新列表表。前几天房东反映没有按时收到房租,但公司回应说是‘系统升级’,所以虽然有顾虑,但并没有真的在意。”

诚普公寓15号发当月基本工资,每月25号发上月业务提成,但截至发稿时,吴欢还没有收到本月基本工资,基本没有希望收到本月25号8月份的业绩提成,9月份开票业务提成更是暂停。“相当于两个月没有收入,突然失业。找工作也很难。”吴欢很担心。

租客和房东也有麻烦。据时代财经介绍,许多与成浦签约的租户都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他们一次付清了几万元的年租,只住了一两个月甚至几十天,突然陷入了无处落脚的被动局面。

吴欢说,公司要求他们向租客传达这样的信息,房东无权在委托期限内收回房屋,也没有理由赶走租客。“因为租客有合同、收据、过户记录等。他们肯定会继续生活下去的。”

楼主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与诚普公寓签订的《资产委托管理服务合同》规定,如果乙方(即诚普公寓)超过15个工作日未支付租金,或拖欠超过每月水电总租金,经甲方(即房东)书面通知仍未支付,甲方(即房东)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

9月18日上午,在街道办等相关部门的陪同下,诚普公寓在Ti仙村街综合管理处与租客及房东代表进行了洽谈

同时,在合同期内,承租人有权继续居住。如果房东强行收楼,停水停电,租客可以收集证据,及时报警,联系街道办事处。但是由于与租客和房东代表的谈判是分开进行的,所以不知道房东是否同意上述承诺。截至发稿时,诚普公寓还没有给负责解决房东和房客冲突的人。

电影《一地鸡毛》说“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希望。”一个接一个爆炸的长租公寓,到处都是鸡毛。有困难的人什么时候会欢迎解决方案?

(原标题:城市公寓打雷:拖欠员工工资,房东房客按“韭菜”处理)

(主编:钟_NF5619)